neko是我養的第一隻貓,或許也會是最後一隻。我 2005/9 領養她,當時她六個月大,直到 2016/2 她大約十歲多腎衰竭過世,她用這短短的十年多,教會我許多事,是值得好好記錄下來的。不過長文是我的一貫特色…這篇文章真的超爆長…

 

這是她還健康時與我的合照,我很喜歡她的表情和眼神。雖然我們的一開始完全不是如此,而是這當中我們相處的時間越多、磨合的越多,越協調出陪伴彼此的方式。是彼此用生命砸出來的關係。

16649312_10202776502529662_7934776260458435174_n.jpg

 

 

【2005-2006 一歲的neko、23歲的我  / 互看不順眼,彼此缺乏信任感】

neko是在外流浪時被撿到的,因為很親人,撿到她的姊妹花甩不掉她,只好發上網求認養。我看了她的照片也很喜歡,再加上當時租的雅房是可以養的,就帶她回家了。

我一邊學著關於貓咪的基本知識,一邊發現貓咪跟我想像的寵物不太一樣--她很獨立!她不需要我!!

 

那跟我一開始養寵物的初衷真的是南轅北轍,當時的我覺得一個人很孤單,初入社會也很徬徨,可能心裡覺得有個寵物可以慰藉、也很療癒,我依靠妳、妳依靠我,和樂融融。殊不知貓跟我想像的實在差異太大!我以為寵物會一直黏著主人,沒有想過貓咪完全不是這回事,她不給抱,也不覺得有需要一直窩在我身邊。她很獨立,她有自己的世界,並且我只是她世界裡的「一部分」。她有她自己的個性,不是毫無目標、只以主人為中心的動物。

那是一段我們對彼此失望的日子。我幫她洗澡,她尿我衣櫃;我怕外面髒,把她關在房裡,回房後也是一泡尿。她喜歡待在客廳勝於待在我周圍,我把房門關起來不讓她出去她就叫個不停,把她抱到我腿上放著,她馬上就跑掉。她喜歡跟室友的狗玩耍,我見識到她把狗狗耍的團團轉的聰明樣,也看過她們如何合作無間的盜食。她在那個地方如魚得水的活著,再加上除了我以外還有其他室友,她活的很自在。整層住家她可以自由跑,其他室友也會招呼她。我感覺我們像是硬是要被綁在一起的朋友。我失望之餘,交了男朋友以後注意力就被轉走,她更成為像責任或負擔的存在,我們之間的關係已若有似無。後期我不常在家,回家就是為了幫她換貓砂放食物,她蹺著我蹭幾下又跑去做自己的事,我覺得相比起來,我更喜歡當時的男友。於是,半年後,我搬離開原本住的地方,把neko交給朋友幫忙代養,我們就這樣分開了2年。

 

▼被她耍的團團轉又會跟著她到處跑的狗狗 Ocha

1321439743-2476334134.jpg

 

▼六個月的小貓還很活潑,各種鑽、各種爬

1321439749-3380317261.jpg

 

▼她喜歡窩在窗台上看窗外的鳥,我就用厚紙板為她做了平台讓她能窩的舒服

1321439750-506665900.jpg

 

▼她剛結紮完,躺在我的滑鼠墊上撒嬌

1321439747-3879966609.jpg

 

 

 

【2008-2009 三歲的neko、25歲的我 / 我們讓彼此痛苦,慢慢磨合,我也學習尊重她】

那時候我換了租屋處不久後,朋友傳訊說他們家鬧跳蚤,不能再幫忙養neko了。於是幾個來回後,我在房東同意的狀況下帶回neko,住在小雅房。沒想到那卻是我與neko相處裡最災難的一段期間。

 

一開始一切都還好,只是neko會嫌房間太小,一直抓門或狂叫想要出去走。我當時住的地方不比之前是一整層住家裡的雅房,而是房東一間一間房間出租,公共空間並不是我們可以自在活動的範圍,因此我現實上也很難讓她出去活動。因此反而造成我們的磨擦。如果我不在家,留她自己待在房裡的時候她倒還算安靜,據房東說他完全沒感覺到我有養貓,安靜的跟不存在一樣。但假如我在房間裡,她就會扯開嗓子大叫要出去,那個叫法真的就像小孩子哭餓一樣,幾乎沒怎麼停過,開始消耗我的耐心,而或許neko也無法理解我都在家了,為什麼不讓她出去走,明明房外那麼大,還要把她關在房間裡。在我們的需求發生衝突的時候,我採取了打neko的方式處理。她只要叫到我耐心崩潰我就會打她。

再加上那時候我雖然把neko接回來住,但我非常忙於工作。公關公司一忙起來,活動前凌晨兩三點才下班是常態,有一次三天連假我回老家,平常就夠累了,連假也沒有想要帶著她跑,就把她放在房間裡三天,沒想到從此就是惡夢的開始。我原以為貓砂狀況良好、食物和水都足夠的狀況下就好了,沒想到回到台北時迎接我的是被貓尿滲了一兩天的床墊--neko生氣了、我也生氣了。

從此以後貓尿就像惡夢一樣纏著我不放。剛好那兩三個禮拜的期間我完全被工作佔住,每天都是凌晨兩三點以後才回到家,一回到家洗了澡只想躺上床睡覺,卻在躺上床的時候發現床墊是溼的,而且很臭。於是我常常要清理床墊清到三四點,睡到早上十點匆匆忙忙出門,工作到凌晨下班回家後再繼續面臨尿床,這完全把我的耐心逼到崩潰。我查了文章,說有貓尿味的地方,貓咪就會認為那裡是可以上廁所的地方,但如果能把貓尿味道清除的話,貓咪就不會再在尿過的地方尿尿。但無論我怎麼清,可能是裡面已經是滿滿的貓尿味,又或者是neko抗議我在家的時間太少、她很孤單,貓尿問題從來沒有斷絕過。於是我開始從偶爾會打neko到只要我發現尿床就會打她,並且我會把她壓到貓尿旁指著尿漬吼她 (網路上查一些文章說要能讓貓咪連結到為什麼被懲罰),打到我的手都紅紅的…。那段我工作最忙的時期,也是我打她打的最兇的時期,我們的關係完全降到比冰點更慘。我也不喜歡那時候的自己,有時候打完,我覺得自己好可怕,我怎麼會變成這樣…我為什麼會這樣對待neko?…neko在我回家的時候會很開心的在門後喵喵叫迎接我,但迎接完我後就會躲起來,因為她知道我發現貓尿以後她就要挨打了,但她也沒有因此停止尿床過。

 

真正讓我覺悟我與neko的相處方式非常有問題,是有一天我可以待在家了,舉起手來想摸neko的頭時,她以為我要打她,就迅速的鑽到衣櫃底下我拉不到的空間躲起來。那時候我突然意識到我與neko的相處、想表達親密的動作,竟讓她覺得恐懼…。因此我決定要改變。我猜測neko持續尿床,可能是因為床墊的味道已經被貓尿滲到底層了,怎麼清都清不掉,以致於neko本能的就覺得那是超級大貓砂,於是我換了一個新床墊。那陣子加班問題也緩解了,我可以有比較多的時間在家。我也另外擔心會不會neko有泌尿問題,以致於她無法克制的亂尿尿,於是我帶她跑了一趟獸醫院,碰到一個溫柔的女醫師。

女醫師稍稍檢查了一下後問我「妳是不是常常不在家?」我像是被揪出錯處的小孩一樣不好意思的回答「對…我工作很忙…」女醫師續回「neko的泌尿沒有問題,她如果還有尿的話,妳再帶過來,我開一些抗憂鬱的藥給她。」…那段對話雖然簡短,卻始終深印在我的腦海裡,我好像沒有好好的想過neko的情緒?我以為她就只是一隻貓,我沒有好好的想過她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她需要什麼。在與她的關係裡,我總是想著「我要什麼、我喜歡什麼、我想要她怎樣配合我」但我從來沒有好好的尊重過neko的感受、視她為一個獨立個體一樣給予空間、尊重她的喜好並包容接納她,而那就是我與neko相處最大的問題。

 

從那之後,我下定決心再也不打neko。換了床墊、工作比較正常之後,neko也不再尿床。我花了比較多的時間陪她,下班也會盡快回家,週末也會盡量不在外面玩太晚,想著neko一個人在家可能會想看到我、需要我陪。我和neko的關係也慢慢的開始修復,一開始她看到我的手舉起來時還是會懼怕躲藏,但慢慢她學習到我不是要打她以後,她的信任感與安全感也逐漸建立起來了。我明白我租的房間太小,其實對neko來說活動空間不夠,更何況她以前住的地方都是一整層住家,沒有這樣被關在小房間過,因此在徵求另外兩房室友的同意之後,偶爾neko叫到不行的時候我就會把她帶到公共空間轉一下,等她轉到心滿意足以後再回房間 (外面也是很空,其實沒太多好轉的),有時候她就是不想窩回房間、想待在外面,我就自己回房,房門留一點縫讓她想回來的時候可以自己開門回房。偶爾neko做了讓我生氣的事,我就是把她關在外出籠裡,試著不要用打的方式讓她知道。有時候neko還是會亂尿尿,但大概就是包包,或是收納箱子上。我觀察她比較愛尿的東西的傾向,並把那些東西收到她尿不到的地方。

關係改變後大概半年多,我發現neko開始會黏著我,我站著看電視的時候她就硬要坐在我張開的雙腳間往上看著我,甚至有時候會跳到我的腿上窩著,這在之前都是幾乎沒有發生過的事。我開始理解養貓跟養狗的差異是什麼。我與neko一開始是彼此獨立又陌生的個體,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彼此瞭解並建立屬於我們的關係與相處模式,而當我們的關係建入佳境之後,我可以從她對待我的方式感受到她對我的信任與依賴,那是愛的回報。在一次neko尿包包,我抓著neko,指著包包試圖想讓她理解這樣亂尿不行,但我也很清楚,無論她尿再多次,我也不會因此不愛她或丟棄她,而是會不斷嘗試如何能一起面對這個問題,我被心底感受到的這股接納嚇到,那也是我第一次真實的感受到神對人的愛原來也是如此。

 

▼剛接回neko時,neko的嘴巴很久沒清而看起來黑黑的

1321439942-3320986182.jpg

 

▼ 因為neko會抓門磨爪,我怕抓壞房門要賠錢,所以在門上反黏膠帶防止neko抓門

1321439948-989780953.jpg

 

▼ neko一發現苗頭不對就一溜煙的鑽到衣櫃底下

148548fc79c7b6.jpg

 

▼ 被罵的neko

1488f440281a30.jpg

 

▼ 硬要卡在雙腳中間看著我,要我注意她

1497499c2d65a5.jpg

 

▼ 願意自己跳上來窩著的neko,已開始建立信任感與安全感

1497499bdf1589.jpg

 

 

【2009-2010 四歲的neko、26歲的我 / 甜蜜期】

後來因為我跟姊姊都住台北,姊姊就提議與其兩人分開租屋,不如我們一起住,因此我們搬到內湖一間有夾層的套房。在姊姊的金援下,套房不小,我們有小小的沙發跟書桌,走一小段樓梯就到上層臥舖,對neko來說也很有很多地方可以窩可以鑽,她可以自在決定要待在哪裡,我也不會干涉她。她可能會亂尿的東西我會盡快收好。我們待在看的到彼此的地方,我做事、她睡覺。有時候我做煩了就跑去摸摸她的頭,她也享受我偶爾這樣騷擾她一下,但不干涉她或強迫她。我們相處開始有了默契,我幫她洗完澡以後會餵她罐頭安撫她,幫她剪完指甲掏完耳朵以後會給她肉條,她也享受被我「服務」,有時候掏耳朵會掏到呼嚕呼嚕。而且當我習慣性的說了「好了」她就知道結束了,不會等我放她走她就自己跳走。

我雖然喜歡抱她、想要抱她,但她抗拒之後我也默默的試著尊重,忍耐想要抱她的感受,用她喜歡的方式對待她。有幾次我還是強抱她,聽她抗議的低吼,她發現低吼無效以後開始改用咬的方式,但輕輕咬住我的手以後又會鬆開,然後舔舔我被咬的地方,我也就心滿意足的放她走。我總是會把她放在我肚子下方的位置,稍抬起一邊大腿,讓她跳到我大腿上回到地面,不會直接從我手上往下跳,我怕她摔到,她也懂我的意思。然後她有時候會出現我不太理解的行為,她會走到我旁邊坐下來盯著我看,我放下手上在做的事情摸她之後她又跑走,總是這樣來回好幾次。現在想想可能是想把我引到她喜歡的位置和她窩著吧,但當時的我不懂。

她玩玩具的行為漸漸少了,可能慢慢離開小貓的習性。我有一次弄到雷射筆,在家裡跟她玩,她意興闌珊的追了幾下以後就慢條思理走到我面前坐下盯著我看,完全無視我還試圖用雷射筆想跟她玩,一臉「妳玩夠了嗎?」的眼神、冷靜的看著我,我只好默默的收起雷射筆。我那時候準備出國唸書,常常在家,她開心的時候也會跳到書桌上鬧我,我練習做菜的時候她也跟著跳上流理台東聞西聞、好奇我在做什麼。她會迎接我回家,我正準備要開門的時候就會聽到她在門後急切的叫著,開心要看到我了。我洗澡時她也會守在浴室門口等我出來。

出國唸書是我的夢想,我選擇一年就可以結束的英國,好不容易找到了能幫忙代養的朋友,我就這樣離開neko,期待我讀完回來以後再相聚。

 

 

▼ neko會乖乖窩在我腿上讓我剪指甲跟掏耳朵

DSC09257.JPG

 

▼ 新家有夾層,neko可以享受各種現成的跳台、走道

DSC09277.JPG

 

▼ 新家也有享受做日光浴的地方

DSC09255.JPG

 

▼ 我的書桌常常是neko伸展的地方

DSC08641.JPG

 

▼ 窩著窩著也會好奇亂看

SAM_9378.JPG

 

▼ 抗議我注意力沒有在她身上?

DSC09208.JPG

 

▼ neko已經漸漸不愛玩具,我也就很少再買,常常都用現成的,比如綁吐司的金色小鐵絲。她也常常自己玩到很high。

SAM_9227.JPG

 

▼ 有時候會坐到我旁邊看著我,但我摸她她又跑掉,不曉得要做什麼

SAM_9676.JPG

 

▼ 用公司借測的相機各種拍照,neko是扁臉貓,常常鼻淚管阻塞,所以眼睛總是瞇瞇的,很少張這麼大

a3.jpg

 

▼ Give me five

相片300.jpg

 

 

【2011-2012 六歲的neko、28歲的我 / 珍惜與彼此共度的時光】

英國研究所畢業時,我同時還有法國男友,假如回台灣就代表決定分手,再加上我想嘗試看看在英國找工作,因此我在畢業後先短暫回台灣四個月,申請了畢業後工作簽證(Post-study work visa)之後再回英國。那四個月我住進了姊姊剛裝潢好的小套房,幫我照顧neko的朋友也很爽快的讓我在台灣的期間能和neko一起住。那四個月真的是我沒感受過neko極黏的時光,也是我們互相信任的美好時光。

我回到家門口,鑰匙插進鑰匙孔要轉的時候,就會聽到neko迫不及待的在門裡喵喵叫的聲音。我進了門以後neko就愉快的繞著我轉圈圈。通常我會先上樓放外套換衣服,那時候neko也會瘋狂的黏著我上上下下。記得有一次我覺得她黏的樣子實在太有趣了,開了門之放了鑰匙,就走到樓上,neko看見我要走上樓就跟著衝上樓,鑽在我前面等著我開門之後要進樓上臥室,我那時候裝做有東西忘了拿,轉身下樓要拿東西,她又咚咚咚的衝到樓下等著我下來,我又走到門口之後又折返往樓上,她又衝第一個在樓上臥房門口等我。neko竟然能有這麼像狗狗的時刻我自己都覺得很有趣,她以前不是這樣的!!她怎麼了!!(>▽<)

那時候發生過一次讓我印象很深刻的事。我通常不會太管她在哪裡,但我要睡覺時會習慣性的確認她待在哪裡。有一天晚上我上樓下樓都找不到neko,仔細想想也發現好像有三四個小時都沒看到neko了,心裡想著到底她會在哪個地方,猜測她該不會躲在哪或是被關在哪?我把衣櫃門滑開,果然她就「喵」了一聲從裡面跳出來,我想說她應該是不小心被關在裡面了,但她也乖乖待在裡面沒大叫求救。我摸摸衣櫃裡面,擔心她被關在裡面久了可能會忍不住上廁所,果然摸到幾件衣服溼溼的,想說那也沒辦法,就把衣服帶到樓下洗。我下樓的時候她躲在樓梯旁擔心的看著我。我看到她就摸摸她、跟她說沒事,我知道她被關沒辦法所以憋不住,然後我就轉進浴室洗衣服。她好像愣了一下,就轉到我腳邊轉圈圈蹭我、開心的不得了。那時候我也才終於確定,她是知道不能亂尿尿的。

那段期間neko黏我黏的很緊,好像想把中間我不在的時光都補回來一樣,有時候黏到我才坐下準備要化妝出門,她就直接窩在我腿上不想走。她很少願意窩大腿,每次這樣的時候我都覺得好可惜,但不得不把她抱開,不然出門會遲到。

 

▼ 在姊姊買的小套房時期是我跟neko最熱戀的時光

_SAM0039.JPG

 

▼ 貓咪真的都不好拍,那時候她鼻淚管問題好像控制的還不錯,眼睛是大的,淚溝也還好,可能那時候也年輕吧

_SAM0038.JPG

 

▼ 這樣窩在沙發上真的超可愛

_SAM9895.JPG

 

▼ 把握任何能窩在我腿上的機會,這真的很不neko

Photo0842.jpg

 

▼ 這就是化妝準備要出門的時候,neko還硬窩著不肯下來

Photo0888.jpg

 

 

 

【2015-2016 九歲的neko、32歲的我 / 一人一貓,老夫老妻彼此相愛】

2013年從英國回來後,我進入一家新創公司工作,一方面工作非常忙碌,常常十一點回家,有時候忙起來也是到凌晨兩三點。工作稍微穩定後我又開始投入教會,也開始處理許多自己內在問題。一轉眼就一兩年過去了。我雖然已經在台灣,但環境不允許我接回neko,neko也在朋友那裡待的很好,甚至比我跟她相處的時日更久,我也不禁猶豫是否還要再把她接回來…。意外的,是我常去吃早餐的早餐店老闆娘一席話刺激我,說既然都在台灣為什麼不把貓接回來,我當時也覺得neko年紀已經大了,雖然說貓咪長壽可以活到20歲,但扁臉貓是近親交配的結果,有扁臉基因的貓通常天生狀況都不會太好,也有一次我發現neko後腳跟有塊禿毛,獸醫問我是不是有把neko關籠子,我說沒有、我不關她,家裡也沒鐵籠。獸醫沉思了一下說,那有可能貓咪天生狀況不太好,所以一壓到就脫毛了也不一定。假如neko天生狀況就不好,那我應該要把握最後能和她相處的時候。我沒有想到,我那時候想的,確實真的就是如此。

我當時住的地方標明了不能養寵物,我花了力氣向室友及房東詢問,雖然室友同意,但房東極力反對,我只好另外找房子。大概每晚睡前刷591刷了三個月,終於讓我找到能養貓、屋況我也能接受的房子,能把neko接回來。我和朋友協議一人輪養一年,於是neko就和我住了一年。因為前一個房客的貓會亂尿,房間又是木頭地板,尿味已經滲到底層,就算我極力清理,貓尿味還是很重,neko剛來的時候非常緊繃,再加上當時室友有養小貓,neko其實對環境裡有其他貓咪不太能適應,尤其小貓很想跟neko玩,玩起來又沒有分寸,比如從餐桌上往下跳、飛撲neko之類的,neko在新環境一直沒辦法放鬆,一個月後我床上又出現貓尿,同時室友的貓好整以暇的窩在旁邊,我無法確定是哪隻貓咪做的,只好兩隻都拉來罵一下,但也覺得好像必須要把兩隻貓隔開。剛好後來室友的小貓發情,室友也覺得自己無法照顧小貓,最後將小貓送走,neko才終於放鬆下來。

相較於年輕的時候,那時候的neko顯得安靜沉穩……大部分時候。我回家的時候她會在門口迎接我,但已經不會像以前那樣叫個不停。我洗澡的時候她會在門外等,或者有時候會在門外叫,我就放她進浴室陪我洗澡。她常常在房間的各處窩著睡,我並不管她睡在哪,有時候醒來發現她在我旁邊時會特別驚喜。她早上會叫我起床,一種方式是胸口壓大貓,讓我窒息到醒過來,如果我還醒不過來,她會窩在我胸口,伸出一隻貓手拍拍我的臉。如果這樣都還不醒,另一種方式就是把桌上的東西拍到地上。大概因為我聽到遙控器摔到地上的聲音會驚醒,她發現很有效,所以後來比較多是把東西拍到地板上,我因此換過一支遙控器…也把任何我覺得摔不得的東西放在比較安全的地方。

有一天neko吃什麼吐什麼,我感覺不對勁,本來想要隔天早上請假帶她去看病,但她連喝水也吐,我驚嚇到半夜把她抱去急診,然後檢查後發現她有胰臟炎與腎衰竭。為了讓狀況回穩,照醫生建議、她在醫院住了三天,同時向朋友打聽推薦的獸醫院。出院後轉到信任的獸醫院,醫生判斷病因是腎衰竭,確認neko其中一顆腎臟已萎縮,不適合吃高蛋白的飼料,我們從此把她的吃食換成處方飼料,天天幫她做皮下注射。…neko雖然不喜歡,但很配合。腎貓通常也會需要補充鐵質,我就邊打皮下、邊餵鐵劑混雞肉泥安撫她 (她喜歡雞肉泥)。她剛從醫院回來那天很安心的挨著我睡了整晚,隔天我發現手臂上一點點紅紅癢癢的,狐疑了一天後驚覺她身上有跳蚤!那晚我雖然很想跟neko睡,neko也還很需要挨著我睡,但neko只要一靠近我我就嚇的全身緊繃,往旁邊移動。移了兩三次以後她發現我不對勁,疑惑的看著我一臉受傷的表情「妳怎麼了?妳怎麼跟之前不一樣?」我對她也感到很抱歉…我照醫生建議,先帶她去洗澡,然後同時清潔整個家裡,還好後來跳蚤沒有在家裡蔓延開,我就專心對付腎病就好。也很幸運的,半年後發現她的病況就是穩定紅字,但她自己會喝到足夠的水量,因此也不需要打皮下,就像一般貓咪一樣照顧,只是必須吃處方飼料而已。

對我們來說,我們對彼此的熟悉感已經非常足夠,信任度也非常夠,已經沒有什麼需要磨的地方了,反而是在每天的相處裡更多認識她、增加更多美好的回憶。她冬天的時候比較會窩在床上跟我一起睡,有時候睡到翻過去,腳還會踢我的臉。她不太喜歡喝她碗裡的水,常探頭喝我杯裡剛倒的水,我喝的量比她大,所以我杯裡的水也總是比她碗裡的新鮮。跟neko同喝一杯水對我來說沒什麼問題。倒是有一次我倒了溫水,真的很溫,就只是比涼水暖一點點的溫度,她照例來我杯裡嗅嗅,伸舌頭去喝的時候竟然被溫水燙到,她一臉驚嚇的抬起頭來看我,舌頭還掛在外面、表情呆滯,我被那表情弄到笑翻了,從此見識到何謂「貓舌頭」。我們也比以前更有默契,有一次她走到她水碗旁聞了聞,看了我一眼就離開,不久後又走到她水碗那裡聞一聞,又瞟了我一眼,我失笑說「好啦好啦幫妳換水」,把手上的書放下,幫她換了水以後她滿意的開喝。

那個時期開始,我也會有比較多朋友來家裡。neko很社會化的無論來的人是誰都會去磨磨蹭蹭 (連房東也會),迎賓五分鐘以後回房休息,大家如果還有想要再摸她也很閒適的窩著,很賞臉的給摸,不會躲起來。朋友各個心花怒放,盛讚neko是個超可愛的貓咪。我心裡再次吶喊「她以前不是這樣的!!」…我想這也是年歲的禮物吧,我們在彼此身上付出愛、享受愛,於是我們可以自在的做出和以前不同的行為、成為不同的樣子。

 

▼ 剛來的時候neko沒辦法安心,室友的小貓也總是在門口嘗試想進來,neko常哈她氣

DSC_0695.JPG

 

▼ 有次我洗完澡開了門,就看到neko正坐在我房門口等我。有種守著老伴回家的感覺。

DSC_0704.JPG

 

▼ neko偶爾會睡到翻過去

DSC_0856.JPG

 

▼ 然後貓腳就會踹到我

DSC_0860.JPG

 

▼ 有一次睡到我把手伸去摸她的時候反而被一把抱緊 (是在演偶像劇嗎?)

IMG_20151110_015821.jpg

 

▼ neko想吸引我注意其中一個方法就是裝做沒事的經過我旁邊,在我前面坐下來,然後尾巴垂在我腳上,抬起頭來看著我

IMG_20151220_211439.jpg

16508798_10202778141970647_8012023992905491949_n.jpg

 

▼ 後來我開始學長笛,她也常在我練到一半的時候窩在我兩腳間

16508726_10202778148450809_496884476351809731_n.jpg

 

▼ neko愛喝我杯裡的水,剛好我的愛杯口徑也夠大到讓她把整顆貓頭塞進來喝

16426280_10202778147130776_1594933937687713985_n.jpg

 

▼ 這真的是「毛」小孩的代價。neko其實比較像美國短毛貓,毛半長不短的、換毛期就很驚人。這是她身上梳下來的毛。

16473772_10202778143730691_2685708016038574792_n.jpg

 

▼這是被吸附在電風扇上的毛

IMG_20150711_103226.jpg

 

▼ 因為覺得相處時間可貴,這段時期我和neko的自拍照也是最多的,neko表情也常有一些差異。在她離開之後我看這些照片,才感受到她有一種從容和幸福的表情。

B612_20151225_003314.jpg

B612-2015-06-20-10-48-28.jpg

DSC_0684.JPG

16426236_10202778165491235_7638149805760621485_n.jpg

16473056_10202778146330756_8115279217486438598_n.jpg

 

▼各種被臨幸的時刻我也都很感恩的記錄下來

DSC_1262.JPG

DSC_1258.JPG

B612_20160109_204949.jpg

 

▼ 因為會有朋友來,也有朋友幫我拍下和neko的照片

FB_IMG_1434678009863.jpg

 

▼ 以前neko還年輕的時候我是無法這樣抱著,但這時期開始她待的住了,我會等到她掙扎的時候放她離開。

16508829_10202778142130651_5439044209035353813_n.jpg

 

▼ 那時候我繪製的手機殼,每個人看到都說neko也太大了!比我自己還大!

16427548_10202778140250604_2427505955237618855_n.jpg

 

 

 

【2016-2017 十歲的neko、33歲的我 / 面對分離】

原本住的地方的二房東精神出現狀況,我被迫搬離。有了新環境、新室友,和朋友約定一人養一年時間也到了,neko到我朋友那裡,我和 K 的關係也逐漸發展穩定。後來朋友忙於準備結婚,提前把neko送過來,因此在最後我得以再與neko相處。但因為與 K 交往穩定,我也因此不常在家,大多是室友 Y 與neko相處。或許是感受到我生命重心的轉移,也有可能因為室友 Y 會陪伴她,她倒不常黏著我了。別人來訪的時候她會勉強撐著身體,跳到地上迎接客人,但我回家的時候她只是抬抬頭,甩甩尾巴表示她知道我回來了。

neko被朋友提前送回來的那時候她就開始吃的不多,而且越吃越少。我並沒有意識到那有問題,還以為是飼料受潮了她不愛吃,馬上下單新的處方飼料,但還沒等到送來就要回鄉過年。等到覺得她狀況不對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本來想等到平常固定去看的醫院開診,但我發現她步履蹣跚到連床都跳不上去的那一瞬間,心都涼了。半夜兩點抱著neko在路邊招計程車的時候,心裡恐慌到最高點,因為那是真正的意識到neko可能會離開我,雖然我有想過,但卻沒想到這一刻會這麼突然的來臨。neko住院住了一週,醫生並沒有說什麼,反倒是護理師要我們有心理準備。於是在某天早上我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說neko離開了。

我到醫院放聲大哭,摸著她的身體,那既是她,那也不是她。身體已經僵硬,她的生命已經離開,我懷念的是她的生命,而不是她的身體。朋友接續處理了後面火化的事宜,我回家清理了各種neko的用品送給獸醫院,我真心的,知道再也沒有任何一隻貓能取代neko在我生命裡的意義與地位,所以貓用品我也都一個不留的清理掉,只留下能讓我想念她的物品。

 

沒辦法再見到她、再創造更多回憶的事實使我很痛苦,我只能靠著信仰相信當我回天家的時候,希望她會一如往常的等在門口迎接我。在她生命的最後,我恐慌的是「她知道我愛她嗎?」「她愛我嗎?」我才發現我沒有仔細的思考過她愛不愛我,我就只是習慣性的照顧她、享受與彼此一起的生活。我知道我愛她,但她知道嗎?我看著許多照片,回憶開始一個一個浮出來,在我們許多相處的回憶裡,最後我得到肯定的答案…從照片裡她看著我的眼神,從她深知道我的反應,從她總是自在的賴在我身邊,或是不賴在我身邊,她知道我會完全接納她的行為,享受她的陪伴,她知道她可以自在的向我表達她的喜歡與不喜歡,而不用擔心失去關係;我在尊重她的狀況下、向她表達我的喜歡與不喜歡,那是因為我們都相信彼此愛著自己,這段關係是實在的。我知道neko最後的那段時間我不夠警覺,如果我夠警覺或許她可以待的更久一點,但我是有限的,以致最後結果是如此,我必須提早面對她的離開,但這或許對她來說也是好的…假如她留了下來,生活品質大概也沒辦法像原本的這麼好了,最終還是會需要面對掙扎…而我把握了能和neko相處的時光,在她生命的最後能好好的相聚,這其實是恩典、是禮物。

neko離開後,我深怕眼淚流不乾淨,以後想起neko會覺得痛苦而不敢想,因此放肆的流了好一陣子的眼淚。K 和室友 Y 都極力的陪伴我度過最痛苦難熬的時光,陪我一起回憶 neko。我仔細的想著我生命每一段與neko一起的時光,想起我們從一開始彼此厭煩、生氣,到後來能修復關係,是因為她持續的尿床,終於使我放棄了「控制」,我得以開始思考她想要什麼、她喜歡什麼,視她為獨立個體般的相處及尊重,而不是讓我愉悅的物品。這樣的放手及接納在關係裡是重要的,而我也反省了一開始我用打罵的方式應對她讓我失望的行為,也與我以前的經歷有關。這些學習及看見,竟然是從「養了一隻貓」開始…並且,我開始理解「為生命負責」的重量,那並不是只要延續她的生命就好,包含她需要的陪伴、關注、照顧,這些讓生命成長的養份也都需要提供。而她的生命,不是為了滿足我而存在。她的生命,意外的成為了給我的禮物,我在付出的過程中,反而學到當初完全沒預期的東西。

那年年初是neko離開,年中時 K 向我求婚,年底是奶奶、外婆,以及一個親屬的過世。我深深的感受到這世界隨著時間有不同的流動。我失去neko,因此 K 與 Y 成為了支持我的力量,我與 K 隨著時間,關係也不斷加厚,也隨著時間,身邊曾是我力量與陪伴的對象也離開了。這是自然的法則,生命不在我們的掌控裡,我們能掌控的,僅僅只是「把握時間、好好相處」,並且我們享受每個時刻裡與別人的關係,因為那同時也成為我們的力量與幫助。

後來我和 K 採用漫畫的方式呈現我們交往故事取代婚紗照,我們請朋友陪我們重走一次我們交往的歷程、拍下各種照片拿來拼成漫畫,其中包含neko的過世。在拍攝的時候我的眼淚還是可以說掉就掉,與其說是心痛,不如說是想念。我想念我們一起共度的時光,想念只屬於我們的默契,想念她一個眼神我就知道她想表達什麼。那是一種生命與生命的連結。她的離開並不是對我的剝奪,其實她的整個生命對我來說都是禮物。

 

 

▼ neko離開隔天,我一個人喝了紅豆湯,拿了店家的紙巾擦眼淚

20170209_nekoleft.JPG

 

▼ neko偶爾會用這種方式叫我起床,她的尾巴本來是垂在我臉上的

16427432_10202778163931196_7566616470819847345_n.jpg

 

▼ neko的愛熊,是我從英國帶回來的小玩偶,跟neko體型差不多。背後大隻的熊抱哥她反而不愛。她會靠著小熊睡,或是踩踩小熊的肚子 (照片裡就是正在踩))。小熊後來我也留下來,想念neko時就抱一抱。

16427701_10202778164651214_4643557197808919298_n.jpg

 

▼ 那次過年回家是最後一次與neko密切相處的時光,室友 Y 的姊姊開載車我們回鄉,我睡著的時候室友 Y 捕捉下這一幕

16473251_10202778165291230_4289433316146824427_n.jpg

 

▼ 在老家時neko跳到我腿上,我再度自拍記錄,她也如以前一樣抬頭看我。

16602901_10202778165531236_3126463606219973829_n.jpg

 

 

謝謝我的愛貓neko,用她的生命陪伴我、教會我許多重要的功課。期待我們在天上再相聚的時刻,那時候我就可以聽懂妳想對我說的話了。

16649312_10202776502529662_7934776260458435174_n.jpg

 

 

全站熱搜

巴小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