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寫關於我的日子又到了,今年原本不曉得該如何下筆,因為苦的日子非常多…也有很多日子是晚上哭、隔天腄著眼睛上班,戴著開朗的面具度過一天,晚上回到家繼續哭的日子……可是當我寫著這篇文章,寫著寫著就想明白了一些事…我想,或許我不會再有那樣的日子了……下面會完全都是信仰見證的文章,也會摻雜著一些基督信仰的用語,我盡量描述的明白,但可能還是會讓人不太懂。假如不喜歡信仰文章,建議離開。

 

這張畫是我英國房東掛在二樓樓梯口的畫,她只說去旅遊時看到覺得很喜歡就買下來了。我原本也只是覺得這幅畫很有意思,但沒想到後來神用它來提醒我,這幅畫對我代表的意義,是讓我明白很多時候我嘴上說的頭頭是道、講的我對神很有愛、很願意付出奉獻,可是當我碰到困難、挑戰的時候,當我過的不順心的時候,我那些甜言蜜語的禱告就消失了,並且雖然我沒有抱怨,可是我的表情就是如此…瞪視著祂、不服管教、心想「祢為什麼不救我?不給我?不安慰我?不挪去我的傷痛?不馬上改變現況?(以此類推)」…這幅畫總是提醒我,我對神的禱告,幾乎100%都是我做不到的…我說我愛祂,那些都是 1)我不知道祂要的愛是什麼; 2)自我感覺良好,以為我做的到。

 qHW1JmOfkop7ICwFAA1-CQc7Z0pwEdiir-t9Qfa4SkQ  

 

 

 

這篇文章真的非常非常的長,我試圖想要刪減內容可是再怎麼刪都還是很長…所以我後來放棄了,先讓大家有點心理準備…哈哈…

 

因為從小家庭的關係,我不懂得怎麼適切的跟別人相處,但我又希望能和人有美好的關係及連結,因此我一直對愛情十分的嚮往。而我高三時的男友,對我而言幾乎是完美的化身…當我受傷很重,決定不要再有心,因此無法明白自己的感覺,對他若即若離時,他仍舊很體貼,他沒有逼迫我喜歡他,而是溫柔的陪伴在我身邊,照顧我、關心我,他很成熟的能思考我所需要的,而不是滿足我想要的。在感情裡,他把我放在前面,把他自己放在後面的在對待我。他在18歲時對我所做的事,很多人即便到了38歲都不一定能做到,因此我後來願意將我的心掏出來、交在他的手裡。而最後我們必須要分手,他對我說「怡君,妳太單純了,我怕妳到了台北會被人欺負。台北男生很多,妳找一個人代替我,好好的照顧妳…」那句話從此成為了我的詛咒,因為我從那往後的日子,都一直非常努力的在找尋那個人,問題是再也沒有人能超越他…

到我大學畢業,整整四年的時間裡,我用盡一切的辦法在找那個人。我剛開始跑了五、六個社團、我參加救國團服務員訓練,我在網路上認識人,我去打工。一路努力到大四要大學畢業的時候,我依舊找不到那個人,最後我絕望了,而且我選擇了很毀滅性的方式要實行我的絕望,那個時候神才第一次主動顯現在我的生命中、阻止我的自我毀滅,並賜下會把那個人給我的應許,因此我受洗,但我並不瞭解基督徒代表著什麼,也不願意付上成為基督徒的代價,我就像驢子一直看著拴在眼前的紅蘿蔔,期待能有吃到的一天而已,我並不是基督徒。直到三年前我在英國找工作受挫,最後向神呼求,然後神一次把我帶回教會,徹底改造我,讓我認識祂、知道祂,我後來才知道,這個過程被稱為重生。

在認識神的過程,神對我的改造是很全面的。祂讓我明白幾乎是我活著就必須要知道的事,包含人是怎麼樣的、我是怎麼樣的、這個世界是怎麼樣的、生命是怎麼樣的,我該怎麼看待一些事,我該怎麼排列生命的優先順序。神幾乎全面改造我的價值觀,過去我相信了將近三十年的、這個世界教導給我的事,在那一年幾乎完全推翻。神開了我的眼,讓我看見我自己的邪惡,也發生了一些事,促使我開始思考感情相關的事…我開始瞭解,感情真正重要的是什麼,感情實際上是什麼,神給予人感情大概的目的是什麼…我開始看到過去我從來不曾明白過的事。那時候,我開始向神祈求我過去不曾祈求過的人,比如過去我對是否要擁有同樣信仰只是列在optional,但後來那一躍而上變成首要且必要的條件,不僅如此,對方甚至必須同樣是重生的人…而過去我曾經傻里傻氣的列希望對方收入多少,在認識神後,這個要求被完全抹去了。我開始禱告求神在未來的感情能帶領我,因為我非常清楚自己的軟弱,我也清楚過去我的每一段感情有多得罪神,既然神已重生了我且祂愛我,我就不能再像過去那樣…我祈求未來的感情能合神心意,能按著相遇、相識、相知、相愛這樣的步驟,能不衝動、能按著合宜的方式開始。那一年的震憾教育之後,神帶領我回台灣,並到了現在的教會。

 

進入教會不久後…因為一些狀況,我開始對教會裡的一個弟兄有好感。當時我向神禱告,我不要再像過去的感情那樣,我明白那有多得罪神,我願意按著神的心意,希望下一段感情能討神喜悅、能榮耀神。我並不曉得這樣的感情會是什麼樣子,但…我是懷著這樣的心意的。當時我雖然對那個弟兄有好感,但我很清楚那個好感不算什麼,因為我並不瞭解他、不太認識他,我的好感只是基於他的樣子、他的行為及我對那些的想像而已,那並不是真的反而充滿血氣(只是按著人的欲望而不是神的心意)。於是,我慢慢的在每次接觸、相處的機會中觀察他。我觀察他是怎麼在團體中、怎麼表達他自己、怎麼和別人互動相處,當別人有問題時他是怎麼回應的,我發現他很多美好的特質,我發現他的謙卑不驕傲,他關心人不是為了榮耀自己(炫耀自己的能力及所知),他也時常觀察自己的行為並反省、意識到自己需要改進的地方,同時他和姊妹維持著非常適當的距離,他即使關心我也不逾矩。大概這樣觀察了半年,這樣的觀察期對我來說是史無前例的…過去的我總是有了感覺就心急的想要確認、想要在一起。但當我急切的問神、向祂禱告的時候,腦中的回應卻是「是或不是跟妳有什麼關係?」我還沒有喜歡上他,我為什麼需要知道他是或不是神所安排的?那答案對我沒有意義,只是一種滿足和虛榮而已。而之後發生了一些事,逼迫我我認同他的優點、和他聊天時的輕鬆,並承認自己的感受是真實的。在那之後又因為那弟兄的狀況,以及我朋友的補刀之下,逼迫我在某個時機,用卡片向那個弟兄表達我的感受。但老實說,我當時表達是迫於狀況,我並沒有覺得合適和他在一起,我只是希望能有更多跟他相處的機會,但我並沒有覺得兩人的熟悉度有達到可以交往的程度,因此我雖然表達,但心裡充滿矛盾,但我確實希望藉著這樣的行為,確認他的想法到底是什麼。

在前面提到的史無前例的觀察期間,神藉著一次機會讓我想起我曾經想要找卻又因為找不到而絕望的「那個人」。其實在我絕望且自我毀滅之後,我就不再記得我想找的那個人是什麼樣的人了,好讓我能不絕望的繼續擁有感情生活。而那次神讓我開始思索這個我早就遺忘的細節…於是我開始翻十多年前、分手時及分手後我寫下的日記、我聽的歌曲,並且我錯愕的發現,從那之後的感情我就沒有再給予一個很重要的東西-我的心。為了保護我自己,我把心封起來,也沒有人有那個能力再打開…之後我曾再交過幾個男朋友,但當感情要逝去的時候,我復原的速度總是快到連別人都驚訝的程度,我原本以為是我成長了、看開了,但事實上竟然完全不是那樣…而我更明白了我當初想尋找的人到底要有什麼樣的特質…我開始明白為什麼即便我有男朋友、即便我們就處在一起,但有時半夜裡我會嚴重哭泣……。而神使我明白這些後,我卻轉而怨恨起神…「所以祢明知道我封閉了我的心,卻視而不見嗎?」「所以祢任憑我葬送了十幾年的青春,從18到31,一個女人最菁華的時期,祢就眼睜睜的看著嗎?」「這十多年來祢就眼睜睜的看著我在夜裡痛苦哭泣嗎?」…那段期間我幾乎天天哭著睡著,想到過去發生的事,心痛的難以自己。怨恨之後,我只能勉強告訴自己「或許神並沒有給我擁有家庭及孩子的恩典,但神使我認識祂,這恩典大過一切」。於是我開始期待那位弟兄就是神要完成祂當初對我應許的那個人,並期待自己可以從這樣的絕望和心死中被解救出來…

 

在我表達我的感受之後,我們約出來談,在聊的過程,我再次確定他處在很不穩定的狀態,他不曉得自己未來該往哪個專業發展,他不確定現在的工作是不是他想做的,他甚至對是否該繼續在教會聚會有疑問,他的狀態再加上感情的問題大概會是一團亂。看見他的狀態,我也並不打算說服或逼迫他什麼,那並不是他當下需要的東西、反而是攪擾,所以我大概分享了自己過去在類似狀況的經驗…然後確定他對我一點好感都沒有,那次碰面大概就結束了,我也並沒有對他多說什麼。但那之後的一週,我向神發了非常大的一頓脾氣。因為這簡直就是證實「對,我看見了妳的眼淚十多年,而且我現在不打算做什麼」,我開娟酸言酸語的禱告「反正祢知道我足夠堅強可以撐過這一切,所以祢就完全不顧念我心裡的感受,反正祢的意念高過我的意念,祢充滿智慧而且有最好的安排,既然我夠堅強,那祢當然可以不管我心裡怎麼想、怎麼感受,反正我只能不停的忍受、接受祢的安排。祢可以再像以前一樣安慰我,但我知道那也只有安慰而已,狀況不會有任何改變,祢的旨意還是要實現,那些安慰一點實際的用處也沒有」,甚至後來開始覺得「如果我沒那麼堅強,祢是不是就會對我好一點?」…我心裡憤恨不平,半夜氣哭的難以入眠、對著空氣咆哮,神並不是當下就安慰我…而是在過了大概一週後,我情緒稍微冷靜下來後才慢慢透過主日訊息、靈修等機會浮出來…然後,神讓我去了一趟我日思夜念的英國,或許是安慰、或許是有想使我明白的,但我很確定那是從神而來的…因為從那趟行程決定之倉促,但預備之完善妥當,我非常肯定那是神刻意的做為,且祂早在我離開英國那時候就預先安排了這次旅行的伏筆……這一切都在祂的掌控和計劃之中…

在那趟旅程,神讓我明白,我並不需要多做什麼來讓人喜歡上我,因為團契相處的頻率和認識的深度是夠的,就算我約他出來看電影、主動傳訊關心他,都沒有意義。因為那並不增加我們的熟悉度,也不會使他多信任我、多願意打開心門一點,他對我的回應始終客套,我也絕對問不到他心裡真正的想法,因此也不可能真的幫助他什麼,因為我根本不被認為是他的朋友、也不是他會想討論的對象。並在某一次我再傳訊息給他之後,他的回應也看的出來他其實沒有太大的興趣和我聊天,反而是一種「因為我感激妳的喜歡因此才回妳訊息」的心態,讓我心灰意冷的連訊息也不想再傳了,事實上我也做不了什麼了,因為人所能做的就是如此…硬要約、硬要聊,在這過程中不可能真的打開他的心門,但若是神願意在這當中做什麼,神所能做的絕對超過人所能做的,且方法手段也會非常不同,唯有神開始動工,否則我根本不覺得我們有彼此熟悉的可能。因此我不斷向神禱告祈求環境有印證,但環境的路始終沒有開。在那之後,教會一對交往已久的弟兄姊妹要結婚,神並讓我看見祂在他們生命中賜下的恩典。那位姊妹過去狀況與我相似,但她並沒有向神祈求丈夫,可是神恩待她,使丈夫讓她一步步的願意相信感情,並且丈夫後來也接受了基督信仰,交往多年後決定結婚。他們結婚儀式的那天下午,我和一個傳道朋友見面,哭哭啼啼的眼淚不停的掉。當然不是因為我喜歡那個姊妹或那個弟兄,而是我羨慕他們的感情。他們能彼此相知,並且一起在這個信仰中攜手前進,對彼此信任,那是我想要並且羨慕的,可是神給了她這樣的恩典,卻沒有將同樣的恩典賜給我。她甚至不一定像我一樣向神禱告,而神就給了她,但我十數年的哭泣,並且早在那之前更早就已經禱告祈求,而且神沒有錯失我任何一個禱告,沒有漏看我任何一滴眼淚,祂卻不將這樣的恩典賜給我。我是這麼努力的要找到那個人,用盡了人所能想的到的辦法,最後迎來的卻只有絕望和傷心,在我不認識神的時候我可以理解神不將恩典賜下,但我現在已經接受這個信仰兩年了,我等待祂給我的應許成就,也即將要滿十年,我已經認識祂並且以祂做為我生命的中心,為何祂仍然不將這樣的恩典給我?為什麼不完成祂的應許?為什麼還要我等待?並且我很清楚,感情的事唯獨神能做主和安排,人一點力量和辦法也沒有,神讓我看清了自己的傷口,但我只能呆愣的看著心裡的傷,無計可施、無藥可救。

其實我早就不羨慕這個世界的感情,那些在路上手牽手、擁抱、親吻的所謂的『男女朋友』…他們或許在這些行為裡能得到所謂的親密感,但真正的親密感卻不一定是從那些行為而來,而做那些行為也不代表兩個人真的親密。在我看來,這個世界的情愛只在乎滿足自己、只在乎讓自己不感覺孤單、只在乎要求對方的付出、只在乎自己獲得的利益,更有甚者,有些人只把男女朋友當做身上的裝飾品,越響亮越值得拿來炫耀越好,所以女人要求男人有錢、有外貌、有車有房有貼心的行為有送禮有請客,所以男人要求女人有胸有腰有臉有腿,要多嬌羞多小鳥依人多千嬌百媚,那完全不是我想要的感情。我最大的渴望,是一位同樣愛神的弟兄,我們能一同攜手走天路,能共同愛神,能一樣把神放在我們中間彼此扶持學習相愛……我並不感覺孤單,因為神早就填滿我心裡的缺口,祂的愛真實,我認識祂、理解祂。在我還沒認識祂的時候,我無法忍受自己沒有喜歡的人,我的心有種空虛感,但在接受了神以後…我幾乎不再思考感情的事…或者我可以站的很客觀去看我身上發生的事…因為我不是急切的、渴望不已的需要用感情填滿自己。因此我偶爾覺得自己的心態很奇怪,我既然不像過去那樣需要感情,那為何我又會想要那位弟兄能喜歡上我?因為那不是我必需要的東西,我已經有神了。

 

那個時候,我碰巧看了Tim Keller寫的《揮霍的上帝》,整本書只是環繞在路加福音一個很有名的比喻故事「浪子回頭」。講的是家財萬貫的父親有大小兩個兒子,小兒子放浪不羈、大兒子自制,小兒子要求要取得自己應取的那份財產,就出外放蕩揮霍,把所有財產都敗光,最後只能當餵豬的工人,且他吃的比豬還不如。那時他醒悟他不如回父親那裡做工人都比當時好,而當他回家打算承認自己錯誤、請求做工人的時候,父親遠遠的看見他,就衝上來親吻他並把設宴慶祝小兒子的回歸。大兒子在田間工作時聽見宴會的聲音,問旁邊的僕人,才知道弟弟回來了,他氣憤不已拒絕參加宴會,他父親出來邀請他一起慶祝,他憤怒的說「我服事你那麼多年,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令,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大多數文章都會聚焦在小兒子的回歸,確實那是浪子回頭最直觀的瞭解,但其實大兒子也是失喪的,只是他是用不同的方式做浪子。書裡提到他待在父親身邊,用的是「服事」的心態,並認為自己這麼認真工作,理當得工價、得到報酬。他用這樣的心態再去看他的弟弟,覺得他弟弟根本不值得好好對待,因為他是罪人、他犯了天大的錯誤,而自己才是那個值得被看重對待的義人,因此他並不為「弟弟的回歸」而與父親感到同樣開心,反而連弟弟都不願稱呼,而是說「你這個兒子」。…我向神抱怨的時候、滿心苦毒的時候,我是那個大兒子。「我難道沒有認真努力的走在祢的道路上?我沒有認識祢嗎?前七年我不認識祢、我虧欠無話可說,但我回教會也快三年了,為什麼她有,我沒有?」…我發現自己對神當初許下的那個應許已經抱著不正確的態度了,我彷彿變成債主,而神是那個欠債的人,我使盡各種辦法軟硬兼施的要逼神還債、問祂什麼時候要還債,我並沒有把這個應許放在適當的期待上…這個應許竟然成為了我的試探、成為了讓我遠離神的東西…因為這個應許,我埋怨神、我憤怒、我認為神不愛我,因為如果神愛我,神「應當」要不讓我受折磨,應該要滿足我、把我的痛苦挪走…我不信任神的計劃和時間,我希望神能按照我想要的時間及方式給予…因為我認為那樣才叫「愛我」,所以當這一切發生的時候,我認為神根本就不愛我,而這件事使我非常的遠離神…因為遠離神,我無法向祂親近的禱告,因為我心懷怨恨,但如此一來我是離棄了我生命的源頭、我生命的中心,並用痛苦填滿…堅持那樣愛自己的方式,希望能夠以得到「那個人」的方式來安慰這十多年來痛苦的自己,最後的結果是使我離棄生命的源頭,但若我要愛神,我就必須放下這十幾年我所認為的「愛自己」的方式,以及那樣的念頭,還有對感情的執著…否則我無法愛神…這兩者相爭,最終我選擇愛神,並放棄感情…放棄我自己認為的「愛自己」…重新回到神的面前,請祂幫助我…

也差不多是類似的時間,我也看到C.S.Lewis寫的《通往天國的巴士》(或譯《夢幻巴士》),裡面講的是一群從地獄到天國遊覽的靈魂,他們的思想與執著,展現在與天國的人對話中。作者用地獄的人的想法、以及天國的人的想法,來闡明做為基督徒會經歷的掙扎及痛苦。其中有一個人,是被自己的欲望控制,那個欲望就爬在地獄靈魂的肩上,煽動他、控制他的行為及思想。一個天使詢問那個靈魂是否可以殺死牠,靈魂一開始拒絕,認為不用到這麼極端的處置吧,覺得那個欲望不至於太嚴重,但最終他在天使的步步進逼下,決定讓天使殺死那個控制他的欲望,他感到非常的痛苦,天使也回答「我沒有說殺死他不會傷害到你」…而當欲望被殺死,伏在應當在的位置上的時候,它從像蜥蜴一般的生物躍身成了帶著翅膀的天馬,帶領著那個靈魂飛向天國。欲望若在神的管理下的時候,才能展現它應該有的姿態,並帶領、幫助人往更好的方向前進…天使問那個靈魂的話「我可以殺死牠嗎?」…也剛好就是我決定放棄對感情的執著時心裡所想的…「我必須將我對感情這樣過度的執著殺死…」

當我再繼續看Tim Keller寫的《山寨版的上帝》時,也讀到了類似的訊息,更加印證我當時的經歷…以色列的先祖亞伯拉罕,與妻子已經高齡了但仍然沒有孩子,神應許要給他孩子,並且最終讓他在百歲高齡、妻子已經停經後生下了孩子以撒。當以撒漸漸長大時,神突然跟亞伯拉罕說「把你摯愛的以撒,帶來獻上做為燔祭」。看聖經時有一個很重要的事,就是不能只看表面,而是要看這背後神希望人做的、經歷的、明白的是什麼。隔天亞伯拉罕默默的帶著以撒前往獻祭的地點,並真的把以撒捆綁,正要下手殺他的時候神阻止了他,並讓他使用在附近的羊羔替代以撒獻祭。這其實也是一樣的狀況,亞伯拉罕必須做出選擇。一邊是在十幾二十年裡帶領他的神,帶著他經歷與四王的戰爭、救回他親如兒子的侄兒羅得、並賜給他期盼一生的愛子以撒的神…另一邊,是自己期盼了一生,終於得到的寶貝獨生兒子以撒,若殺了他,自己就斷後了,除非神再賜給他另一個孩子,但那也不是以撒了。他默默的帶以撒前往獻祭地點,將他捆綁並預備殺掉。他選擇了神。

 

而幾個禮拜前,我知道了那個弟兄接下來會有段不短的時間不會再出現在教會…有可能以後也不一定會回來……我想或許真的結束了,真的不可能了…或許這就是神給的印證,把他從我的生活中徹底帶走,連一點希望也不讓我擁有了,要我徹底絕望……而我連這件事,都是最後才知道…我確實對他來說什麼也不是…那也只能這樣,我曾經盡力做了一切我所能做的…我努力過,至少我沒有後悔…倘若有一個很主動積極無論如何都一直願意付出貼上去的女生真的追求到了他,那就只能如此,我仍然沒有後悔…我祈求神的安排,而這就是祂的安排…那麼在那個弟兄離開之後,我也可以真正死心的離開吧……我回想了過去、那個高三男友要我找「那個人」…14年,我被那句話困住…但神突然讓我明白,我沒有任何再找尋「那個人」的理由了…他說要讓那個人代替他保護我,可是在這十幾年,因為我一直找不到,因此我只能自己堅強起來,努力學會照顧自己…而如今,我早就可以好好的照顧自己…他說要讓那個人代替他愛我,而神已經讓我重生且明白祂對我永不停止的愛,我為什麼還要祈求人來滿足我?因為人再怎麼愛,也比不上神的愛,神不因為我的可惡而停止愛我,並且祂的愛引領我成長,讓我明白更多,無論我怎麼拒絕,祂也從不放棄愛我、祂永遠愛我,這份愛有什麼人能替代?我為何要祈求人的愛?…那時候我才明白,前男友的那句話,我早就可以拋在腦後、不再執著了…而我竟被那句話苦苦纏饒了14年……如今我可以跟它說再見了…。而我也明白,能醫治我的,不是人,而是神才有辦法。我不該期待人能做到多少,反而是要向神禱告祈求祂的醫治。

  

   

 

記得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為歌詞感到震憾。歌詞像是個量表,讓人知道自己是在哪個狀態。當時我的狀態就像是第三段,並且我看著第四段的歌詞,嘆為觀止的想著真的能做到這程度嗎?一年過後…神帶領我初入為了愛神而將自己放下的階段,放棄用自以為是的方式愛自己、為自己討公義,而是願意接受神愛自己的方式,明白神的全能慈愛,並將自己放在祂手裡,我放下愛自己這件事,並相信神會以慈愛待我,無人能比祂更愛我。而我只要專心愛神就足夠。

 

《愛的轉變》

我懊悔已往太卑鄙,抵擋主高抬自己,
我內心常向主懷疑,拒絕主恩愛情義;
還驕傲的對主說:「專愛己,郤不愛祢」,
我還驕傲的對主說:「專愛己,郤不愛祢」。

主慈悲實在太希奇;始終不將我丟棄,
使我見祂流血身體,聽祂為敵人禱祈;
於是我就對主說:「雖愛己,但也愛祢」,
於是我低聲對主說:「雖愛己,但也愛祢」。

主又領我進入真理,將我愚心漸開啟,
使我在祂慈愛懷裏,時刻享受祂自己;
我謙卑的對主說:「少愛己,更多愛祢」,
我就謙卑的對主說:「少愛己,更多愛祢」。

主恩愛廣大無可比,至終克服「我自己 」,
我願全心向祂歸依,隨時表彰祂榮美;
靠恩,我願對主說:「不愛己,專一愛祢」,
靠恩,我誠心對主說:「不愛己,專一愛祢」。

 

 

這就是這一年中發生的最大的恩典……真的是很好的機會,每年能這樣一次好好的記錄發生的事,以及神在我生命中的作為、祂教會我的事…

 

前陣子一個英國的朋友跟我聊天,說她覺得我接受這個信仰之後快樂了很多,我聽著那句話有點怔怔出神。是,也不是。剛瞭解這個信仰後不久,聖靈讓我明白我在一切行為及思想上多受到罪的控制,我所思所想的都是貶低別人、高抬自己,我甚至不需要做什麼實際的行為、說什麼話,光是心裡閃過那樣的念頭我就知道我又犯罪了,我為此感到極度痛苦,不曉得該如何過生活了,那使我非常痛苦…。但我感受到神對我的愛,我一直的拒絕祂,可是祂從不放棄,並安排好了最合適的時間點,要我享有祂的愛,我跟陷入熱戀的少女一樣,每天睜開眼想到的都是祂,走在陰鬱的天氣都覺得身邊開著小花,整個天空是粉紅色的…那時我很快樂。神在這一年讓我完整的上完了這堂感情課,過程中我多次哭著睡著,腫著眼上班,怨懟神、痛苦的禱告,我一點也不快樂…雖然我感謝神,可是如果問我「當基督徒快樂嗎?」我會回答「痛苦死了…」…這不是個滿足自己的信仰,而是滿足神的信仰,可是這是確然要這麼做的信仰…一開始我之所以願意接受神,實在是因為我除了接受祂之外沒有其他的選擇了…我想要的全部被奪走,生活擊打我到我很清楚自己手中什麼都不剩,包含我引以為傲的自尊…我選擇神是因為如果我連祂也不願意選,我生命中就什麼也沒有了……然後我才發現,祂才是超越一切,最值得、最應該要擁有的那位…我才明白祂的寶貝和價值…有時候我會想,假如神將祂所拿走的都一樣一樣塞回我手上,我是否還願意愛祂如昔?或者真的像亞伯拉罕一樣,即使神塞回來,也願意為祂捨棄?…神知道我的答案,但除非到真的發生的那刻,否則我不會知道…。

 

這一年來,我也發生了很多事,除了暗地波濤洶湧的感情外XD

最大的改變,就是我接回neko啦!很感謝神讓我在尋覓了三四個月之後終於找到一個各方面都蠻不錯的房子,我也在四月的時候把neko接回來,剛開始因為室友還有養小貓讓neko很緊張…除此之外看起來都還好。有三年沒和neko一起生活,感覺有點生疏,也因為我早就習慣沒有貓毛的環境,她來之前我就先買好dyson備戰,滿天飛舞的貓毛是很可怕滴!不止會飄在空氣中,還會掉在各種地方,床上、地板上、桌椅上,非常的恐怖啊!!我也要習慣每天回家就是要先清貓砂、顧neko的日子,自己感到萬分緊張!也會一直觀察neko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和原本我知道的不太一樣,然後問neko的爸她是不是之前就這樣。

10494802_10200659790933195_5340572687154013069_n

 

後來在5月下旬neko就發病了,突然有天半夜狂吐,白天也繼續吐,吃什麼吐什麼連喝水也吐,我發現狀況不對,就趕快把她抱去急診,結果動物醫院判定她有胰臟炎跟腎衰竭,因為我們飼養時長期沒有注意到她要換到老貓飼料,一直給她非常營養、高蛋白的飼料,讓她過度使用腎功能,造成腎臟萎縮,所以有看到的所有貓奴們,是真的要換老貓飼料,不要鐵齒啊!!!!當下發現就只能馬上住院,動物醫院的住院環境非常不好,貓狗都關在同一區,狗狗實在非常的吵,我每天去探病,neko都很害怕,會靠著我發抖,但我也沒辦法把她帶走,轉院的選項也有點不太可行,只能讓她待到療程結束,之後就換了動物醫院,新的醫院說腎臟有問題的貓常會被驗出胰臟炎偽陽性,其實沒有胰臟炎,這個只要再觀察血檢的其他功能指數就可以發現。那瞬間真的鬆了很大一口氣…至少一次對付一種疾病就好,雖然當時還發現她從原本動物醫院出院時帶了跳蚤回家…那發現的時候也很崩潰,可是最後還是接受,並且努力做好環境清潔,假如之後真的蔓延的話再請neko的爸先接回了……然後現在也是每天幫neko打皮下注射,每天讓她吃鐵劑、補足腎功能失常導致的貧血。照顧neko的時間比以前多了很多…也是疲倦,尤其發生在我剛接回她不久,我對她的感情還沒有回到以前那麼高昂的時候。可是當她從醫院被接回來,晚上堅持要靠著我睡覺的時候,當她在動物醫院靠著我發抖的時候,更會覺得我當初說要養她,這些問題就讓我放棄嗎?我要打起精神照顧好neko才行…

DSC_0833

 

雖然neko對我的感情也需要時間回溫,而且我現在天天幫她打皮下點滴她很生氣,可是她還是會期盼我回家,會過來喵喵叫討摸,會待在看的到我的地方,會看著我等我摸她,並且當我摸她時她那種滿足的表情,讓我看著也覺得幸福。真的希望她接下來的日子還是可以有活力的過,當初想要把她接回來,就是覺得她已經十歲了,接下來要開始步入高齡,我不曉得她在這世界還剩下多少日子,但我希望能陪伴她…在我還能做的到的時候…要努力的做捏!

11424443_1137484246268469_7786294364360792700_n

 

這張是和neko的自拍,她剛好仰起頭來看我超可愛的!

10408113_10200701272210201_2079846382050858804_n

 

今年也很開心,有澳洲的捧油來,雖然說她來的目的是為了忘記上一段感情。不過因為她來,我就跟著她東跑西跑,吃了很多肥胖美食、跑去住高級飯店,哈哈,然後荷包就回不去了。

1431218007707

 

因為我去年底意外的接了團契小組長的工作…真的非常意外,意外到我也明白那是神要我做的…但總之做了就做了,而且因為這樣,我反而有機會和小組、教會的人變的更熟。我也很意外小組為我慶生,除了寫的超滿的卡片以外,還有蛋糕,後來在週三另外約的小小組還繼續為我慶生,還有FB上湧入的祝福,我真的很感謝大家。

1434555900555

 

連公司也安排慶生,真的很意外。這一年在工作上,一開始非常燃燒小宇宙,那時候行銷只有我一個人,但要做的東西包山包海,agencies也還在找、還在磨合,我也在學習怎麼當個客戶,努力希望自己不要讓agency恨之入骨XD ,當時加班加到我覺得哪天就這麼死了也不太意外,是說死了我倒了不會不願接受,我生命已經認識神,沒有太多遺憾了。不過熬過那段期間,補了人、發展步調放慢、找尋方向,工作量也跟著減低到可以接受的程度,現在工作非常幸福。雖然公司還很小,可是大家都有同樣的目的努力著,也沒有什麼辦公室鬥爭,大家都像瘋子神經病一樣在辦公室搞笑,這種氣氛真的非常難能可貴,而且產品我也很喜歡。我們的工作氣氛甚至感染到日本總社,總社想派一位日本同事過來方便就近協助我們,那位日本同事原本其實不願意來,而且有其他工作機會、在掙扎著,可是後來因為台灣分社的大家太開心而且努力,他也想加入這個團隊,讓我們在台灣能夠成功 (這真的是他親口說的) 。能加入這樣的公司我真的很幸運,而且還能讓我沒有太大的負擔支付neko的醫藥費 O_Q 謝謝老闆,謝謝神。

1434689867870

 

以往的關於我好像都在自吹自捧,那麼這次來講講自己的缺點吧…

其實我是非常沒有耐心而且脾氣很差的人,這個症頭隨著自己工作越久越是如此。以往當自己還沒有太多自信、這個世界還沒有看的很多的時候,時常佩服身邊很有自信的人,因為覺得很羨慕看起來耀眼的他們。但隨著我慢慢看的越來越多,學的越來越多,開始能瞭解一些事情,就慢慢失去了耐心,開始覺得為什麼別人不懂這些、為什麼這麼慢,如果再發生一些事就很容易使我暴怒,而且在暴怒的時候,雖然明知道自己應該克制說出口的話,但很清楚的可以感受到被憤怒驅使,非要發洩出來才痛快的感覺。然後當我發洩之後就開始後悔…

我也是個極度悲觀的人,雖然看起來的樣子是開朗的,但大概那只是一種偽裝,或者是至少讓自己生活開心一點的方法而已。我對自己無法控制的事,絕對是做最壞的打算,並用自己想的到的辦法先搶救或預防,但若連這也沒有用,我大概會徹底悲觀絕望,我絕不會認為事情會往好的方向發展…所以比如當我在教會聚會了幾次,發現這裡要和其他人變熟非常的困難的時候,我馬上就是 1) 和教會的人抱怨, 2) 考慮換教會。 我從沒想過忍耐跟等待,那是我絕對不可能考慮的事,因為我不確定成果會不會是正面的,因為我對一切事都悲觀,我對能和教會的人變熟也覺得至少要花一年時間而且我一點也不想等,因此不如直接考慮換教會。如果不是神按住我不准我離開,我是不可能待到現在的。而目前,我對感情大概也絕望了,因為狀況絕對不可能好轉,好事永遠不會發生,我喜歡的人永遠也不會喜歡我。

 

32歲…某種程度上好像更認識自己一點。以前我對自己的想法是我這個人有很多問題,所以我時常被身邊的朋友抱怨或討厭,以前也因此碰過很多痛苦、挫折跟打擊,我不認為自己是什麼聰明或會被朋友喜歡的人…而且如果有人討厭我的話我會覺得「啊,雖然很痛苦可是聽聽他為什麼討厭我,然後努力的改進吧!」…可是神讓我在公關公司磨了2年,並賜給我能去思考更多的能力…在看明白聖經中潛藏著的,神要我們經歷的,以及人類的惡以後,面對世界多了一份豁達吧…大概懂得怎麼樣說或做是合宜的舉措,然後去年年底我去英國時,朋友知道我當小組長後,點點頭肯定的說「妳沒問題啦,應該大家都會喜歡妳」那時候我瞪著他好像他在說外星話一樣,然後這半年下來,我真的很感謝神…假如真的,我能博得別人好感,那些都是來自於神的恩典,因為我知道我最初是什麼樣的人…惹惱身邊的朋友,被撕破臉絕交…讓主管一直代替我對外道歉,跟那些被我惹怒的媒體、客戶說對不起…神使我走過這些,並且成長成為比以前好的人…

並且神讓我知道愛是什麼,從祂對待我的方式,以及我決定回應祂的方式,我才明白「喜歡是淡淡的愛、愛是濃濃的喜歡」這句話是多麼的瞎扯蛋,喜歡跟愛是不同的兩回事,而說那句話的人顯然根本不懂什麼是愛。無論我是什麼樣的人,我如何拒絕,神不放棄愛我,且祂愛我,是為了使我成為更好、更符合祂心意的人,我從原本傻不愣登、情緒處理、應對進退都有問題的女生,到把這些改掉…祂並使我看見我很多個性上的問題,我的驕傲不友善,我的虛榮、自以為是,祂都一個一個指出來,並陪我走這條路,沒有嫌棄我…而我既然知道祂愛我,就努力的瞭解祂的愛是什麼,然後我才能正確的回應祂的愛…並且為了祂,我願意把整個價值觀全部翻掉,求祂使我更認識祂,祂所不喜歡的,我一點一點努力的改掉,縱使經歷痛苦、爭執、心碎,最終我還是帶著對神的愛走過來…並且我仍舊堅定當時許下的承諾,我願意一生委身、努力走在這條路上,努力的愛祂,並且我期待當我生命走到盡頭,神會對我說「妳這又忠心又良善的僕人,進來享受妳主人的快樂吧!」真正愛孩子的父母,不是給予孩子一點危險也沒有的世界,而是教導他能力,讓他無論處在什麼狀況下都能應對,神是如此愛著我的。

 

回台灣第一年,我的30歲,神使我到處游蕩無法安定,讓我學習忍耐和等候祂,我的31歲,神使我面對感情及打擊,讓我拋棄佔在我心裡14年的偶像(某種程度上像宿便),當我發現我終於可以拋下的時候,我有種自由的感覺…我終於可以不被那句話綁住,可以不再理會那句話…。接下來這一年,我不曉得神又預備了什麼樣的功課給我。我總是跟祂說我覺得很累,祂能不能安慰我讓我開心,可是最後總是迎來一個又一個的痛苦失望打擊,然後神再給我力量讓我能面對…還是一樣覺得累、覺得辛苦,不過我想祂一樣會安慰我,然後再給我下一個挑戰吧…加油啊!期盼接下來能越來越好。

 

謝謝大家閱讀文章的耐心,我自己都覺得這文章真的有夠長的!

 

 

 

 

 

全站熱搜

巴小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